YODA's CAFE

關於部落格
在銀河的轉角,有一間咖啡館,屬於孤讀的外星旅客和繁星。
  • 7338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英國國家劇院]簡愛(Jane Eyre):生命節奏的流轉

大幕初起,設計簡潔現代的舞台上,身著古裝的演員一自排開。身著白衣的女演員來到舞台前方,隨著一聲呱呱哭喊,眾人同聲。It's a girl。懷抱嬰兒的男女以優雅緩步在木製的環形舞台上移動,女人先止住腳步,男人則在高處將嬰兒交給他的弟弟。很快,另一個男人也必須將嬰兒託付給妻 子,墮入舞台前方的長方形機關,彷彿走入自己的墳墓。舞台深處,大紅長裙的女高音開口,憂傷蒼涼的歌聲訴說,很有以前有個女孩,她的憂愁如河水狂野向東流 去。

以一個簡潔迅速的舞台流轉,本劇很快交代了簡愛成為孤女的身世,彷彿也替本劇的特色下了註腳。要如何詮釋一個經歷眾多文本翻拍,觀眾熟 悉到不行的文學經典故事?在長達三個多小時的劇情中,節奏可以說是本劇主要的特色,以現場live演奏充滿爵士風和藍調的樂曲帶領觀眾走過簡愛的人生。


既然是處理一個文學名著,文本的剪裁是很重要的一個問題。本劇時間已長達三小時多,在劇情選擇上盡量掌握到簡愛生命中許多重要的時刻,但不免還是會 有漏網之魚,比如讓簡愛和羅徹斯特先生更加互相了解彼此的吉普賽算命者章節就未能呈現在本劇中,算是文本選擇上的一個失誤。雖不影響整體劇情,但卻會忽略 原著中作者精心安排的許多發展人際情感的細節。

然而雖然本劇已經近期所能壓縮厚厚的原著,劇情的複雜和時緩時促的劇情拼湊仍是一個問題。對 於看過原著的觀眾而言,這樣的剪裁還算尚可;對照到未看過原著的觀眾(筆者正是偕一位沒看過小說的朋友去觀賞的),本劇就顯得有些難以進入情節中,需要花 一些時間掌握住節奏和劇情的脈絡。


流暢的轉場算是本劇一大優點。在處理一個複雜且時間橫跨數十年的文本時,本劇選擇了以節奏性強的轉場和善用ㄇ字型舞台及無處不在的梯子和斜坡來呈現時間和 空間的移轉。演員自由的在橫向和縱向都有許多發展空間的舞台上移動,梯子和木製舞台也成了閣樓,成了窗戶陽台,成了遙遠的荒原和漫長的馬車旅途。在演出空 間上的移動時,節奏音樂的轉場讓觀眾可以很快的轉移是覺焦點和專注力到敘事上數百里外的羅徹斯特大宅。節奏音樂也足以讓觀眾撐過次數繁多的文本敘述。

本劇的配樂在這方面正是扮演一個足以修飾時間跳躍和文本建構的重要角色,並以音樂帶出一個在過去許多改編版本中被噤聲的角色。除了舞台中央環繞木製 建築的Live Music演奏,本劇的音樂主由神祕的紅衣女中音擔綱,以混合爵士和靈魂樂藍調的歌聲為簡愛的故事伴奏。她唱出了簡愛憂傷的童年,渴望自由的破窗,和羅徹 斯特先生陷入戀愛的過程。在下半場的演出中,紅衣女子的歌聲和歌詞欲近強烈和個人,最終一場羅徹斯特先生臥房著火的場景,由她先劃一根火柴開啟,也宣告了 她真正的身分--她正是被羅徹斯特幽禁的妻子,發瘋的女人,哀怨的歌聲和憤怒始終在眾多翻拍中被瘋狂和醜陋詮釋。在這個版本中,她以歌聲發聲,毀掉羅徹斯 特大宅一曲Crazy唱出了她的理智和清醒:

Crazy, people say I am a little bit crazy.

But I am not crazy, or we are all crazy.

被 羅徹斯特先生囚禁的妻子成了簡愛人生的旁白,彷彿她才是那個在暗處默默觀察,瑞眼見證簡愛心裡的起伏的旁觀者;脫離了世界秩序的束縛,她可以暢所欲言,但 也注定如特洛伊的卡珊卓拉,永遠不被人聽聞和相信。對照簡愛和羅徹斯特先生的戀情這或許有些諷刺,但似乎也暗示著她正是那個瘋狂背後的醒者,活在混亂的世 界中目睹人們的生活如四季流轉,正如最後一幕中她的幽魂再度悄然出現在舞台上,為簡愛和羅徹斯特迎接新生命的新循環作結。在演員部分,整齣劇的演員演出都可圈可點,特別是擔綱簡愛角色的女演員必須在三小時內上上下下,身體負荷想必十分沉重。總體而言,簡愛算是一部在戲劇處理上成功,在文本上尚待加強的劇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