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DA's CAFE

關於部落格
在銀河的轉角,有一間咖啡館,屬於孤讀的外星旅客和繁星。
  • 71497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日曜日式散步者:詩歌與一個時代的超現實紀錄

我個人雖非頻繁的看紀錄片,但這幾年來也累積不少觀看紀錄影片的經驗。然到目前為止,日曜日式散步者》是最令我驚豔的一部。若要談這部影片,我們大概得要先說說每個人心中對於記錄片的定義是什麼,因為對很多觀眾來說,《日曜日式散步者》太不正常了。跳脫了一般記錄片直線式時間推進模式和大量由口語訪談、旁白直述和單純影像重組的模版,《日曜日式散步者》的劇組選擇以聲音(樂音)、重演、資料影片剪接重製、大量字卡和非線性紀錄的手法紀錄/詮釋了日治時期台灣超現實詩社「風車詩社」的詩人們的故事。

本片一開此即跳脫了常見的敘述手法,也不特以向觀眾描述詩社起源或詩人組成,而是在大量的字卡以詩陪襯下揭開了風車詩社塵封多年的歷史。在稍微凌亂和複雜的詩篇和陪襯影像中,觀眾在一開始就沉浸入超現實詩人們的思緒和情感。隨著一位位詩人逐漸被介紹給觀眾認識,本片也藉由大量的資料影片、照片、圖像和當代的音樂試圖呈現出一個得以孕育這群青春浪漫的年輕詩人的時代──一個或許淡化了政治和國族,但在文化和生活上值得享受其中的社會環境。

在工業化的背景下,風車詩社的詩人們或得忙裡偷閒,只能在放假的周日作個盡情觀察和吸收新知的日曜日式散步者」,但隨著字卡上打出一首首關於大自然、關於新來的西方文化、關於生活中的微小發現和樂趣,甚至於看見了漂亮女孩的文字,觀眾得以一窺一個過往難以想像的時空背景。1924年超現實主義在歐洲興起,四年後即傳到日本文壇。這群吸收新文化的詩人們在熱情奔放之餘短暫的發行了詩刊,還得在一片寫實和左翼文學的大旗中和楊逵等人爭論文學的寫實性和價值。他們的力量雖然不足以燃起大火,但足以展示著當時的台灣文壇散發的力量和創意。

日曜日式散步者》似是一部詩集,其主軸為詩的字句、達達派立體派或超現實的圖片和雕塑、緩緩的波麗路和繁華的大街老照片,藉由這些和文人們的話語,觀眾體驗了數首充滿不同風格和情趣的詩。歷史、國族和政治則是無法避免的陪襯,藏在陰影處的沉重。隨著詩句瀰漫到戰爭和國族,線性時間終究追上了爛漫的週日。當我們看著二次大戰的砲火和皇民文學的宣告,觀眾已然得知了所有日治文人的下場。二二八和白色恐怖是最後的加註,飄然而過的是我們已經可以猜測到的結束:死亡、文字的燃燒、寂靜。相對於一開始豐富澎湃的聲音和影像,日曜日式散步者》終於一首緩緩的30年代風格的日語流行歌。詩人下場不需多說。然而在這一切回歸線條的敘述和結局的字卡前,那是多麼激情的年代:春日看女子的嘻笑、登山的舒暢和微風、不斷重複嘗試的立體風格、節奏和不停旋轉的磨坊。

紀錄片是在紀錄一個過去或正在發生的人事物,還是可以作為一個過去的重現和啟發探索的引介?在歷史重演、資料影片的重新配音和剪接和聲音和影像的拼貼中,紀錄片是否可在既定的歷史和手法之外找到新的詮釋和意義?《日曜日式散步者》在太多面像上並未遵照傳統紀錄片的走法,看完了它,你或許不會對風車詩社、尚考克多、超現實、達達主義或普魯斯特有更多的了解。然而或許正是在這團迷霧之中,你可以回想著方才觀影時不同片刻的聲音和圖像,開始試著了解,開始研究那是個多麼有趣的時代和社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