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DA's CAFE

關於部落格
在銀河的轉角,有一間咖啡館,屬於孤讀的外星旅客和繁星。
  • 71497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西部暴風雨:《西方極樂園》中的莎翁筆觸


《西方極樂園》跟隨的是一個長久的傳統:造物者和創造物的永恆鬥爭。如同影集《星際大爭霸》(Battlestar Galactica)中人類和塞隆人的複雜情感,《西方極樂園》探討的也是造物者和創造的生物之間的拉扯和發現。在這樣的糾結之中,一切不安和錯誤的開始肇因於一句話:「他們沒有按照劇本說話」(They' re off scripted. )。

《西方極樂園》設定每天的故事都是按照既定劇本演出,仿生人的台詞和對話也是預先寫好的,我們甚至可以在劇中看到一個令觀眾厭惡的英國腔劇作家。每天的劇情隨著每日鋼琴彈出的旋律不同而有所微小變化。劇本和角色的概念也在這個虛擬樂園中明顯出現,甚至比克萊頓後來寫出的《侏儸紀公園》更加顯著。

在已經播出的數個集數中,我們可以發覺幾個有趣的對白和莎士比亞劇作的相似之處,甚至直接引用莎劇中的台詞。莎士比亞作為英語世界最為重要的作者之一,他在《西方極樂園》中的重要性又是什麼?劇作家和角色是否可以直接暗喻著影集中福特博士(劇作家)和角色們(仿生人)的關係?

《西方極樂園》第一集有一句很重要的台詞或許可以作為線索。當眾專家調查著這些off scripted的仿生人的問題時,他們發現仿生人Dolores的「父親」曾跟他的「女兒」說了一句話:「地獄已空,所有的魔鬼都在這裡。」(Hell is empty and all the devils are here.)。這句台詞出自莎士比亞的《暴風雨》(The Tempest)第一幕第二景,恰巧是劇中荒島精靈愛莉兒對魔法師主人Prospero所說,描述的正是愛莉兒受命破壞的船上的人們面臨暴風雨和沈船時驚惶的呼喊。

仔細檢視,《暴風雨》的故事背景和角色和《西方極樂園》有奇特的相似之處。如同《暴風雨》中魔法師操縱馴服的精靈和島上的原住民來懲罰、試煉從船上流落荒島的貴族,《西方極樂園》的福特博士不也像個製造苦難給仿生人的魔法師,驅使著魔法(科技和知識的力量)來玩弄仿生人。相較於他,喪子的工程師伯納德則想要考驗這群仿生人,也想藉著這些意外來測試仿生人的可能性。在《西方極樂園》第三集中,福特提到了神的聲音和仿生人意識的議題。當仿生人開始有了自我意識,他是否會將之認定為神的聲音而開始追求自我/神的意志?這群瘋狂的fanatic(狂熱者)的發瘋狀態,是否就是荒島上反抗Prospero(一個像神一樣的存在)的聲音?反抗劇作家加諸於角色上的痛苦命運?

《西方極樂園》另外有句很有意思的台詞。「這些狂暴的歡愉將會有狂暴的結局」(These violent delights have violent ends),出自於《羅密歐與茱麗葉》中神父對羅密歐的勸告。當這些仿生人開始出現不屬於自己扮演角色該有的聲音,工程師們突然想到Dolores的「父親」曾在前一個故事中扮演一個遭逢厄運的「文學教授」。是否這個「文學教授」開始回想起自己前世的慘烈下場而開始不自覺的吟誦莎士比亞?當劇作家的語言變成了角色的語言,秩序似乎就被打破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