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DA's CAFE

關於部落格
在銀河的轉角,有一間咖啡館,屬於孤讀的外星旅客和繁星。
  • 71497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Rogue One):點亮外傳的戰爭篇章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遙遠的銀河系。(歐還有,本篇有雷,還沒看電影的請斟酌閱讀)

在開始這篇文章以前,我必須坦承我是個不折不扣的星際大戰迷。自從國中時接觸到《曙光乍現》(Star Wars Episode 4: A New Hope)的影碟後,我就此跌入了星際大戰的美好宇宙。除了現今被稱為經典三部曲(The Original Trilogy)的電影之外,我也深深著迷於當時還未被迪士尼貶入「傳奇」的延伸宇宙(EU)。人們如我愛星戰,因為他在電影塑造上的美,他對未知宇宙的想像,因為相信在某個遙遠的銀河系中有一群活生生的角色為了各自不同的理由奮鬥著,無論好壞。星際大戰之所以能主宰歐美流行文化數十年靠的不僅僅只是故事,還有一份信仰:對人生的奮鬥、對世界的觀感、對自我選擇的執著。我們對於這個宇宙的喜愛是很複雜的,信仰、電影觀賞和娛樂層面皆然。

正是因為如此,當去年十二月睽違十年的《星際大戰七部曲:原力覺醒》(The Force Awakens)上映時,我懷抱興奮之情坐在午夜場首映的影廳中,最後走出電影院時卻十分失望。《原力覺醒》是一部僅停留在致敬和彩蛋階層的星戰電影,除了重新拷貝第四集的劇情之外,無任何創新之處。這份失落感讓我對於第八集電影深感不安,對這中間推出的《俠盜一號》也沒有特別有信心。儘管如此,我依舊懷抱對星戰電影--特別是這一部號稱將和以往系列電影不同的外傳--的興奮之情觀賞了《俠盜一號》。

而我並沒有太失望。


《俠盜一號》最有趣之處在於他是一部(假若熟悉星戰系列電影的)觀眾早已知道結局的電影:故事設定於星戰三部曲和四部曲之間,銜接的正是四部曲一開始莉亞公主帶著銀河帝國的戰鬥基地死星的藍圖要交給反抗軍同盟以摧毀死星的故事。另一個有趣的點在於《俠盜一號》其實是個名符其實的自殺突擊隊--我們早已知道這群叛軍幹員都會陣亡,因為他們都不會出現在第四集中。然而儘管在這樣一個姑且稱之為「結局、梗、主要角色都曝光和註定領便當」的設定中,《俠盜一號》依然能讓觀眾驚艷,甚至沉迷於這個註定悲情的故事中。

以故事架構而言,《俠盜一號》並不是沒有瑕疵的。除了幾個和第四部曲銜接有些困難的點,整個敘事依舊沒有太大驚喜。然而以故事性而言,《俠盜一號》就和往常的星戰電影有所不同了。過去星戰電影常詮釋著一些樣板型的人物:邪惡的帝國、狡猾的走私客、正氣凜然的絕第武士或英勇過人的反抗軍成員,然而《俠盜一號》並非如此。故事的主角群們褪下了過往反抗軍同盟閃亮的裝甲和正義的大旗,展現出的是革命醜陋的一面;暗殺、錯殺、犧牲平民性命換取情報或先機,這群幹員其實從來都不是英雄,而是每日為自己的做為記憶著,試圖以正義之名安撫自我,但卻必須背負這份為善行惡的沉重。同樣的,為帝國服務的人們也不必然行惡,甚至,那並不是他們能夠選擇的。女主角琴厄索的科學家父親蓋倫正是這樣一個人物,他為了家庭犧牲自己,為帝國行事但仍保有一顆善良的心。電影詮釋出了這個廣大銀河下的小人物的奮鬥和生活的現實,也讓過去被無數故事和延伸宇宙拓寬的星戰銀河有了新的故事可能。


在角色塑造方面為了顧及故事的流暢和緊湊,部分角色的背景和深度自然是會被忽略的,但在有限時間內《俠盜一號》依然成功將反抗軍的數個角色的特色呈現出來,尤以看似心狠手辣但懷有善心的反抗軍情報員卡西恩、他的機器人K-2SO、絕地遺跡守護者巴茲和齊魯最為有印象也最為成功。卡西恩性格上的兩極和角色轉變使他最終的犧牲令觀眾流淚;K-2SO自然而然扮演著一個類似C-3PO但更加善戰和尖酸的機器人,它不合時宜的幽默和堅忍也讓他足以和R2-D2一樣成為最受喜愛的夥伴之一;巴茲和齊魯的組合雖然未對背景深究,但齊魯對於原力的信念和戰鬥中的執著使得他們跳脫「很會打」的境界而提升到了為信念和朋友而戰的程度,看著齊魯對原力的信仰其實會有種莫名的感動,而這是以往的星戰電影中除了絕地之外看不到的。比較可惜的是女主角琴和激進派反抗軍索爾的戲份雖多,但角色塑造上卻不是很鮮明(後者或許可歸於他在複製人戰爭動畫裡就出現了),連女主角對反抗軍的信念轉變都有些模糊,雖然由她之口的確說出了很催淚的反抗軍台詞。

戰爭軍事類型是《俠盜一號》的一大特色。過去星戰系列電影雖不少戰鬥場面,但這部電影採取了近似於戰爭片的拍攝方式,盡可能的在不影響劇情流暢度的情況下增添了不少軍武片的特質。在電影中除了有諜報爭奪的片段,也有不少像兄弟連(Band of Brothers)的同袍作戰情誼畫面和地面和領空作戰的拍攝,更首次在X-Wing戰機駕駛員的畫面時採取了類似於第一人稱從駕駛艙一側捕捉敵方動態的做法,十分特殊。戰爭片中不可少的人性刻劃也可略從琴拯救無辜平民看到,而軍人為了理念犧牲的一刻大概在每個俠盜一號隊員死前的霎那都可觀察到最後時刻的光輝。最精彩的畫面大概就是電影最後為了將死星設計圖帶出將被帝國登艦的戰艦,一大群反抗軍戰士死守長廊,儘管面對的是沒有希望的維達和他的紅色光劍,他們依舊在一個個倒下的同袍身後奮力的將資料卡傳遞出去,堪稱本片最讓人流淚的時刻之一。《俠盜一號》雖然未能完全抓到戰爭片的精髓,但我想這部電影已經替日後的星際大戰外傳故事開了先例。星戰的宇宙是有著無限可能的,他的電影亦可以如此。也許我們能夠期許之後的電影都能走出自己的風格,替這個豐富的銀河多添一些有趣的色彩。


說到最後,《俠盜一號》仍然在基底上還是一部懸掛在星際大戰系列之下的作品。以一部獨立電影來看,他會是一部二流的特效動作片,缺乏足夠撐起劇情的吸引。然而當他成為星際大戰宇宙的一部分,他就是一部代表致敬也可以做的很漂亮的佳作。不同於《原力絕醒》只是按照一樣的橋段搬演,《俠盜一號》展示了致敬也可以讓熟悉的橋段有全新的意義和形式。在電影中的數個片段其實都是讓老影迷熟悉的,然而在這份熟悉中,又多了些有趣的創意。同樣的打破防護罩的空戰、同樣的入侵帝國基地、同樣的在鐵橋上打鬥,《俠盜一號》卻可以將這些元素重置,再加上那麼些塵土的真實和變化,在橋段中玩出一些新的花樣。那股脫胎自革命反叛的痛苦和喜悅、犧牲自我闔眼的瞬間、廣大宇宙的多元和風采和在二元間尋求平衡的憧憬正是讓《俠盜一號》烘托星際大戰系列電影的那份新奇。



最後照例要來不負責任影評單元吐槽一下。

關於麥子叔演的蓋倫厄索果然戲份超少,只有三個場景(冏),雖然都很重要啦。果然《俠盜一號》又是看上了麥叔那楚楚可憐的眼神和超無辜超犧牲的特質,就跟《謊言的烙印》一樣(喂)。重點是重點是--

他的角色又照例領便當了啦!還是在反抗軍手下(咬手帕)!吼~

沒關係他跟他的小星塵可以在天堂(原力?)中相見了嗚嗚~


然後覺得整部電影最可憐的就是死星原本的監督昆尼克局長先生。死星的威力功勞被塔金搶走、多年的努力緊接著就會被不知道從哪個鳥地方跑出來的死農家小孩炸飛、歐歐還有他好友居然籌畫了這麼多年背叛他。

局長果然才是《俠盜一號》裡面最悲情的人物,不是握手看自己被炸掉的那一對(欸)。

局長表示:可惡我以為有披風代表我很主角威能不會死啊啊啊。

以上不負責任影評結束,溜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