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DA's CAFE

關於部落格
在銀河的轉角,有一間咖啡館,屬於孤讀的外星旅客和繁星。
  • 7338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真實與虛幻:異次元駭客(The Thirteenth Floor)

如果我們只是些電子訊號,如果我們並未真實存在……那我們所說的話,曾經做過的事,我們的愛恨情仇,是否也存在過?

 

九零年代末期,洛杉磯的電腦程式公司研發天才富勒意外死亡。洛杉磯警探麥克班嚴重懷疑兇手便是他遺囑的公司財產受益人,富勒視如親人的公司副手道格拉斯.霍爾。當晚失去記憶的霍爾在發現自己染血的襯衫後百口莫辯,然而他堅決否認自己會痛下狠手。此時出現了一名女子,自稱是富勒的女兒:珍。她讓霍爾感到似曾相識(Deja Vu),不可自拔地陷入愛河之餘,卻又意圖關閉父親富勒的程式公司。

「你看起來十分面熟,我們曾見過面嗎?」(You look familiar, have we met before?)

「也許在另一個人生吧。」(Maybe in another life.)


為了找出殺害富勒的兇手,也為了找出神秘女子背後隱藏的秘密,霍爾進入(Jack In)公司研發的機密機器,一部能創造虛擬空間和虛擬人物的電腦,在三零年代的虛擬洛杉磯街頭尋找富勒身前留下的線索,但事情的真相遠超過於他想像。

 

在那個虛擬世界,只要離開城市,開上一條你從未踏足的道路,衝破路障,你便能來到程式的邊界,那個「真實」景象和虛擬線條構築的世界盡頭。富勒最後的訊息落入憤怒的程式人物手中,不甘願自己只是些電子訊號的他對於霍爾感到憤怒和不解,但霍爾疑惑的卻是,富勒為何要提醒他虛擬世界的界線?於是他一路向洛杉磯郊區駛去,打破路障,來到了世界的盡頭……。


《異次元駭客》上映於《駭客任務》大放異彩的1999年,或許正是如此,這部同類型的科幻電影較不受人注意,然而在劇情鋪成和人物刻畫上,卻不輸後者。雖沒有閃亮的卡司或精彩如《駭客》系列的打鬥場面,此片在探討的層面卻頗讓觀眾意猶未盡,尤其幾位主要演員須詮釋三個不同空間層次的角色,這些角色雖長相一樣,各自擁有不同的性格、背景和動作,更是精彩。

 

片中主要演員詮釋角色之間的情感流動更是讓觀眾不忍,當霍爾發現自己世界的真相後和珍相約於富勒那棟洛杉磯玻璃帷幕高樓的住處。當他聽完珍對於操控他們、對於她是真的愛上他的辯解時,霍爾望向窗外,大雨滂沱的洛杉磯夜晚,頗有《銀翼殺手》那種黑暗風格、煙霧與鏡(Smoke and Mirror)的虛幻之感的一幕,他用真實的手摟住珍,心中卻充滿著痛苦混雜憤怒的情緒,而說出了:

「你不可能愛我,我根本不是真實的,你不能愛上一個幻想……當你拔除插頭,我就消失了,而我曾經做過的事、我曾經說過的話,都不再重要了。」(How can you love me, I’m not even real. You can’t fall in love with a dream...When you pull the plug...I disappear. Nothing I ever say or ever done will matter anymore.)


珍之於霍爾的愛情是真,他們的軀體卻不能在同一個空間存在。就算電影給了我們一個下層Jack In上層的解釋,讓霍爾在他的使用者死亡後意識進入珍的世界,2024年的洛杉磯,讓好人們得以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一起,它仍舊在最後一幕提醒觀眾,這個最上層的世界,終究有可能是虛幻一場。在觀眾錯愕惋惜之餘,也將電影帶入一個餘韻無窮的結局。

 

到底什麼是真,什麼是假?《異次元駭客》和《駭客任務》都試圖打破我們對於真實的想像。不同於《駭客任務》走的濃厚神話救贖路線,《異次元駭客》詮釋的則是淡淡的愛情小品和小人物身不由己的感情悲歌。除了提醒現今世人製造仿真的人造人和人造物之外,也在探究人真實存在的意義和價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