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DA's CAFE

關於部落格
在銀河的轉角,有一間咖啡館,屬於孤讀的外星旅客和繁星。
  • 7338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醉鄉民謠(Inside Llewyn Davis):生命之歌

昏暗的煤氣燈光中,民謠歌手隨著旋律和節奏輕輕打著拍子,唱出一個男孩走遍天涯,最終來到死神面前,面臨吊死的命運。滄桑舒緩的歌聲迴盪在周圍的觀眾和吧檯之間,沉靜的聲音中帶著些許哀愁,卻也留有僅存的希望。


這是《醉鄉民謠》的第一幕,也是Llewyn Davis這位民謠歌手一個星期的神奇旅程的起點和終點。在短短七天內,他從紐約格林威治村跋涉到芝加哥,遇見了些有趣的人,弄丟了一隻貓,對音樂失去希望,最後又回到紐約繼續他的音樂生涯。這些伴隨著音樂的時光彷彿一場如夢似幻的奇幻冒險,帶著失意歌手經歷生命中的起起伏伏,也留下一股淡淡揮之不去的惆悵。


《醉鄉民謠》描述六零年代紐約的格林威治村匯集了全國各地的藝術家在此揮灑青春和才華,有的成為傳奇,有的遭人遺忘。在這一群懷抱夢想的年輕藝術家之中,是擁有才華卻懷才不遇的民謠歌手Llewyn Davis,來自海員家庭的他逃離了商船來到紐約一圓夢想,然而除了到處風流和欠債以外,他的演藝事業並無起色。


在傳奇酒館「煤氣燈」外因為理念被毆打後,Llewyn在借宿的沙發上開始新的一天──直到他被迫帶著好友的貓,又意外發現好友Jim的妻子Jean懷了自己的孩子。除此之外,他仍一貧如洗,唱片更成堆的堆積在儲藏室裡乏人問津。疲倦的Llewyn決定要放手一搏,孤身一人前往芝加哥尋找機會。旅途上他認識了奇怪的歌手Roland Turner和他沉默的司機,對他的演藝事業和民謠歌曲嗤之以鼻。抵達風城後,他終究遭到唱片公司老闆婉拒,失落的回到紐約準備放棄音樂重拾海員生涯。

或許是機緣,Llewyn最終回不去海上,再度回到煤氣燈酒館演唱。然而過去一星期的旅程和生涯的劇變和新發現讓他選擇了回歸音樂的道路,也終於對過去的歌唱搭檔Mike的自殺釋懷,表演了兩人過去的曲子《Fare Thee Well》。表演將盡,Llewyn竟又在暗巷裡被前天侮辱的歌手丈夫毆打。注視著對方遠去,他不禁對那背影和過去道聲「晚安」,再向生命挑戰一次。


柯恩兄弟執導的《醉鄉民謠》藉由一個落魄歌手(原型為被稱為MacDougal街市長的歌手Dave Van Ronk,他是六零年代民謠復興運動的重要推手,但從來沒有商業成功過)的故事道出人生中的起伏和堅持希望需要的勇氣和毅力。在一個四處充滿人才的社會中,有人挑戰命運,卻總是碰壁;有人選擇隨波逐流,安穩度日,如同Llewyn形容的只是「存在著」(Existing),最後就像影片中他的父親一樣在養老院裡數著寥寥無幾的日子,在兒子深情彈奏現給父親的歌曲時失禁了,倚靠他人的幫助度過餘生。也有的人像Llewyn一樣是個冒險家、夢想家,雖然過著艱辛的日子,仍為未來和自己的志願奮鬥著,期待著機會出現。


導演柯恩兄弟以有些灰澀朦朧的影像娓娓道出一個惆悵無奈的故事,他們不說熱血向上的勵志傳奇,而是以小人物的辛酸和眼淚編織淡淡的哀愁。他們不特別要告訴觀眾什麼,只以簡單的結構和劇情傳遞一體兩面的訊息:是的,追求夢想很辛苦,而且最後可能一事無成;另一方面,只要堅守著信念,明天就是全新的一天,希望無所不在,反正情況不可能比現在更壞了。

 

民謠,是從大地而來的歌聲,是屬於生命的樂章。從大西部時代的酒館曲調到二十世紀初參與社會運動的民謠歌曲,它都是屬於人們的聲音,能夠喚起人們心中的勇氣和希望。「如果你聽那曲調並不那麼新穎,也不會顯得老掉牙,那就是首民謠。」,人生不也正是如此嗎?它在過去的幽靈和未來的不確信中搖擺動盪,然而它從未褪去該有的色彩。《醉鄉民謠》在一首又一首的歌曲中飄揚著所有人的故事和喜怒哀樂,這首曲子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它是首旋律單純的生命之歌,由人們寫下自己的音符,決定自己的聲音要往哪裡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