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銀河的轉角,有一間咖啡館,屬於孤讀的外星旅客和繁星。
  • 78317

    累積人氣

  • 29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西部緩慢之死(Slow West, 2015)

曾有人說,西部史就是美國史,西部拓展的過程成就了美國精神。在西部電影的黃金時代中,觀眾認識了一個穿梭於幻想和事實之間的狂野西部,充斥著牛仔、印地安人、淘金客、槍戰和鮮血。從約翰.偉恩(John Wayne)到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從早期的西部冒險電影到晚近的西部藝術電影,西部片的興衰蛻變,就彷彿美國歷史的塑型和轉變,而如今的美國精神何在?西部電影何在?除了昆汀塔蘭提諾的《絕殺令》(Django Unchained),我們還能期待怎麼樣的西部電影?


《西部緩慢之死》並不是一部典型的西部片,也絕非塔蘭提諾以大西部為背景的眾多電影。本片的節奏較其他早期的西部冒險電影緩慢,頗有藝術電影的味道,角色塑造簡潔鮮明,也未有過多的背景鋪陳和解說前因後果的片段,而是專注於捕捉西部的景緻和神韻。單從表面來看,本片描述的就是個愛情故事,然而其中蘊含著不單單對於西部類型電影的省思,對人性的描繪,還有對於現代美國的探討。


《西部緩慢之死》擁有所有西部電影該有的元素和架構:從東往西的旅行(東代表著古老的過往和文明的束縛,西則充滿著希望和理想)、帶有神秘過去看似睥睨世間的槍客(Michael Fassbender所飾演的Silas)、惡與善的經歷和比較(冷漠的Silas拯救了Jay的性命,看似好客的學者Werner卻趁Jay在睡夢中偷走了他的馬匹和物資)、印地安人(好與壞,姑且看你怎麼去觀察)、結尾在大草原上小木屋內外的激烈槍戰和生與死的討論。在向傳統致敬之餘,導演也試圖以他的角度去描繪、重新定義西部。過往人們總覺得西部是野蠻的、不文明的、殘酷的、充滿槍枝火藥和死亡,然而藉著Jay純真、未經世故歷練的雙眼,我們卻看見了西部的另一個風貌。

 Silas: The kid was a wonder. He saw things differently. To him, we were in a land of hope and good will.


Jay這個非典型的西部旅行者(他還帶著英式茶壺、《如何遊覽美國西部指南》和沒好好保養的手槍呢)就仿若是尋覓著無法獲得的愛情的唐吉訶德,雖然最終得知他愛錯了人,但那只是旅程的收獲之一而已,既不是結束,也不是開始。他所帶給周遭眾人和自己的事物和價值觀遠遠勝過於最終他是否抱得美人歸,還是魂喪血泊之中。

 與他相伴的Silas代表著典型的美國西部。他拿錢辦事,冷酷無情,看似好意護送差點枉死的蘇格蘭少年,其實是為了藉此找到被通緝的Rose父女獲得賞金。從Payne領導的盜匪集團中脫身的他原本就是個生活在苦悶大地上的遊魂,直到遇見Jay,他才發現了生命和西部的另一番風景。在經歷現實與夢想的碰撞後,Silas發現自己越來越在乎這個男孩,也越來越走出他以往生活的模式之外。冷血的賞金獵人動了真情,在最後決戰中試圖保護Jay不要捲入而把他綁在樹林中,自己孤身一人去警告Rose,接著就挨了兩顆子彈。整場槍戰中,Silas一直都因負傷而坐在小木屋的牆角,然而他卻笑的比誰都開懷──原先從不會讓自己被子彈打傷的他中槍後頓時發現,其實中槍並沒有他想像的這麼痛嘛,而人生,不也是充滿著驚奇和未知嗎?


當一切塵埃落定,賞金獵人們都已被殺死,Jay在闖入木屋後被Rose誤射而死,SilasRose最終和先前失去搶匪父母的東歐移民孩童組成了一個新的家庭。在將門上的獵槍換成馬蹄鐵的同時,彷彿也在述說著西部除了死亡、槍枝、盜匪、鮮血之外,還有著另一個面貌,而西部的時代也將緩緩過去,從槍枝過度到安居,從飄泊過度到家庭。


以歷史的角度而言,美國西部時代已經隨著十九世紀末期土地開發飽和和印地安人的消失而終結。但西部所代表的美國精神,卻是不停的在進化和轉變的。如果我們說西部電影代表著美國精神,那本片中所呈現出的正是一個在過往美國刻板印象下的另一風貌,在美國擴張、站上世界領袖之外,他依然在醜陋的面向外保有自己美好的一面。本片的片名取的正好,《西部緩慢之死》,正是觀眾經歷了一場西部走向新時代的過程。然而西部是否真的已死?還是只是緩緩踱入另一個世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