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DA's CAFE

關於部落格
在銀河的轉角,有一間咖啡館,屬於孤讀的外星旅客和繁星。
  • 7338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迷你影集-狼廳(Wolf Hall):人狼森林中的權力遊戲


若談起英國(英格蘭)史上最為著名的國王,都鐸王朝的亨利八世(Henry VIII, 1491~1647)想必是第一個被提起的名字。這位君王在位期間不但大刀闊斧改革財政、宗教和凝聚國族意識,他的風流史和前後六位妻子更是至今仍為人討論爭辯的話題。在傳統的歷史印象中,亨利八世多被型塑為一位強勢且現實的君主,可以使人平步青雲,也可使人在一夕之間跌落深淵,在女人之間如此,在任用的大臣之間亦是如此。在他任內第一位攀上權力高峰的重臣當是沃爾西主教(Cardinal Wolsey),卻因無法使他和第一任妻子阿拉貢的凱薩琳離婚而遭到罷黜。緊接者獲得亨利重用的就是英國小說家希拉蕊.曼托所著之《狼廳》系列主角──湯瑪斯.克倫威爾(Thomas Cromwell, 1485~1540)。


時至今日,我們對於這位曾經叱剎風雲的重臣所知的仍十分有限。根據有限的史料記載,克倫威爾出生於倫敦附近的小漁村帕特尼,是鐵匠之子。在他少年時期,他曾穿梭於家中的鐵匠生意和廚師叔叔的服務之間,爾後離開英國來到歐洲。在歐洲,克倫威爾曾作為傭兵幫助法蘭西一方作戰,而後來到義大利住了十年,替佛羅倫斯的銀行加服務。在那裏他學會商業貿易的技巧、數種語言、擁有驚人的記憶力、並熟知整個歐洲大陸上往來商貿的情形。在安特衛普和一個寡婦同居後,克倫威爾終究帶著錢財和技藝回到英國,定居於倫敦附近以放貸為生。原本,他可以坐擁財富和妻子及兒女安定一生,但克倫威爾卻選擇了毛遂自薦到當時掌握大權的沃爾西主教門下擔任律師,自此也展開他逐步進入英格蘭腥風血雨的權力核心的後半生。


湯瑪斯.克倫威爾自平民鄉紳階級崛起的經歷堪稱一絕。在沃爾西主教門下的幾年內,他成功獲取主教信任而成為對方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屬。然而隨著主教失勢,安.博林攀上高峰,克倫威爾於是將注意力轉到亨利八世身上。一開始,克倫威爾和國王親近是希望能拯救失勢的老主子,爾後他則背負著為曾經賞識他的主教報仇的目的逐步成為國王最為信任和青睞的近臣,並倚靠和博林家族結盟取得官位。身為鐵匠之子,克倫威爾憑藉自己高超的交際手腕、尖嘴伶牙的口才和銳利的雙眼斡旋在瞧不起他的高階貴族和國王及他的女人們之間,從改革英國國教到為國王訂立王權至上的法律,他無一不在亨利面臨低潮時幫助國王,也藉此取得更高的權力位置。

在這樣艱辛的過程中,他的行為和為人自然是被眾多人批評和不齒的。主教的舊部屬說他是「怪獸般的僕人」(Monstrous Servant),國王亨利八世稱他為「能為我辦事的毒蛇」,安.博林則說是她一手提拔的,她也可一手毀滅。到底克倫威爾的真面目是什麼?他既是為汗熱病病死的妻女哀悼的中年鰥夫,也是心狠手辣不顧一切為主教報仇的忠實部屬;他是國王最脆弱時召喚而來的「小克倫」(”Crom”),也是一手拉倒安.博林的大手;他是權傾一時的朝廷重臣,也是在深夜中撫摸亡女留下的孔雀羽毛天使翅膀、籠罩在過往的陰影中的男人。在曼托試圖藉著文字重塑這位迷樣的歷史人物的同時,BBC的影集《狼廳》也正藉由影像和演員的重現來尋找湯瑪斯.克倫威爾的身影。

[主要角色簡介]

 Thomas Cromwell/Mark Rylance


飾演湯瑪斯.克倫威爾的Mark Rylance是個奇特的選角,卻也是本劇最吸引我的焦點之一。

許多長期關注電影和影集的觀眾或許不認得這位演員,那正是因為Mark Rylance在過去數十年都以舞台演出為重心。年過五十的他長期耕耘現代戲劇和莎士比亞戲劇的演出,曾在莎士比亞環球劇院(The Globe)落成後擔任多年的藝術總監,自身更擔任劇院草創初起許多莎劇演出如《亨利五世》和《理查二世》的主角。曾有人稱讚他時感嘆,觀賞Rylance的莎劇演出,就仿若莎士比亞昨夜才把劇本寫好,貼身為Mark Rylance打造一般,可見其在演技上的精煉和魅力。Mark Rylance的演出風格在許多傳統莎劇演員和劇場演員間可說是獨樹一格,他不以誇張的舞台動作和表情為重,而是往往帶給觀眾一種親近、平凡的氣質,在霎那之間拉近觀眾和戲劇人物的距離,仿若自身已經融入角色的內心深層,解剖出人類最深刻的黑暗和光明面。觀看他自然而不矯揉造作的演出,他就是丟掉王冠的脆弱理查二世,是男扮女裝的Volia,是阿金庫爾之戰前夕壓抑住自身恐懼發表聖克里斯賓節演說的亨利五世。


(圖為理查三世劇照)

在《狼廳》中,Mark Rylance同樣賦予了湯瑪斯、克倫威爾不同於在另一部同樣描述亨利八世統治的《都鐸王朝》(The Tudors)由James Frain飾演的克倫威爾的印象。相較於James Frain飾演的克倫威爾狡黠聰慧,行動之間給予旁人壓力和強勢的演出,Rylance的克倫威爾更像是莎士比亞筆下憂傷的哈姆雷特王子,在報仇行動之間猶豫不決,徘迴在一個有血肉和情感的父親、臣子、情人和在朝廷快手產除異己、為朋友打抱不平、為復仇冷眼旁觀痛下殺手的暗影之間。透過Mark Rylance收斂自如,看似簡單純樸的演出,觀眾可以更貼近一個被演出賦予靈魂的歷史人物,看到他的喜怒哀樂,看到他的痛苦和抉擇。克倫威爾一直都是個遊走在灰色地帶的人,他的柔情保留給家人、朋友,他的憤怒宣洩在敵人身上。他是國王剷除敵人的毒蛇,是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狡兔,是憐憫他人的牧鹿,也是迅雷不及掩耳貫穿仇人心臟的魅影。他以自己的魅力迷惑國王和女人,從不輕易洩露自身的情緒起伏,卻也是個真性情的忠臣。不知為何,我總覺得曼托筆下的克倫威爾正是Mark Rylance所呈現的,一個被記憶纏繞,一個以口舌防衛自己的痛苦,一個身處權力之間卻從不屬於核心的平凡人。


Anne Boleyn/Claire Foy


安.博林可說是英國史上最著名的女性人物之一。她從一個騎士家族崛起,成功迫使國王亨利八世放棄王后凱薩琳而立她為新后。以后位縱橫政壇,直到在難產多次後,被亨利以通姦罪名送上刑場。《狼廳》的故事不只是克倫威爾的後半生,也是安博林呼風喚雨的那幾年。在她的魅力和高超的政治手腕下,沃爾西主教黯然下台,凱薩琳和女兒瑪莉被亨利拋棄,甚至連老謀深算的克倫威爾都必須戰戰兢兢的和這位黑髮黃皮膚的女子鬥法,深怕在一夕之間,她便可使人人頭落地。然而人算畢竟不如天算,安.博林的才智和美貌終究有無用的一日,是亨利為她戴上后冠,如今也是亨利將要離她而去。《狼廳》原著小說的續集《血季》(Bring up the Bodies)描述的正是這位王后走向死亡的過程。在不到三年的時間內,安.博林逐步走向毀滅,美麗而自信的臉龐也開始分崩離析。過去她的計謀又多狠毒,今日她的敵人就會要她付出相等的代價。


《狼廳》季終的高潮正是安.博林被砍頭的一場戲。在審判中幾近崩潰的王后最終緩步來到刑場,蓮步之間依然不時望著倫敦塔空中盤旋的烏鴉,等待著她最親愛的亨利特赦的訊息。當死亡逼近,安.博林褪去了一身華服,發表完死前的演說,以她白皙的短頸迎接劊子手的長劍,口中呢喃著祈禱文。她的死沒有太多嘲笑,而是一種在陰冷中帶著無常的氣息。台下的觀眾靜默無聲,而克倫威爾彷彿也依稀可預見自己的未來。

Henry VIII/Damian Lewis


亨利八世在《狼廳》中既是主角,也是配角。論戲份而言他的出現並沒有克倫威爾和安.博林多,然而他正是撐起整個故事的枝幹,所有的角色都環繞著他──權力和慾望的核心──打轉。在過去的許多影視作品版本中,亨利八世往往被詮釋為性慾極強、喜怒無常和手段殘暴的君主。然而《狼廳》中的亨利八世威嚴不減,卻多了份作為人的真情。在他作為王者的外貌之下,亨利八世也就是個脆弱的中年男子,背負著國家興亡的責任和人類無法避免的七情六慾。他和克倫威爾既是君臣關係,又像是好友,有時疏遠,有時親近。在亨利夢見亡兄時,他召喚了克倫威爾來到床邊替他解析夢境,在他要除去安.博林時,也是克倫威爾領接聖意。克倫威爾與亨利的互動仿若是一場精彩的慢舞,兩人無法分離,卻也在彼此算計著對方的步數和價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